欢迎访问永利官网!今天是

文艺原创

当前位置: 永利官网  >  文艺原创  >  正文

我欠她一个拥抱

作者:www.55402.com 来源:《湖北经大报》 时间:2019-07-10 18:09:15点击: 次

我欠她一个拥抱

计网1602龙宏

又是一年母亲节,微信朋友圈里不免出现各式各样“感恩母亲”的转发、话题。有的人转发锦鲤为母亲祈福;有的人敲了一大段文字来彰显自己对母亲有多么的爱;有的给母亲打电话问候;还有的给母亲买了礼物……但在这种日子里我却想对我的母亲说一句“对不起”,虽然说得有点晚。

我的母亲是个坚强独立的人,或许这跟她是从艰苦岁月走过来的经历有关,她同那个岁月里所有的农村妇女一样,勤劳、朴实且不擅于表达自己,埋头干着劳苦的活计,却从不喊一声苦。

在我的印象里,母亲是从不轻易对我大声怒喝的,有时候我做错了,她会坐在那里生闷气,一定要我去道歉了然后她才会跟我讲我怎么错了,错在哪里,以后应该怎么做。

或许她跟我讲这些的时候的语言一点也不优美,动作一点也不优雅,可她就是这样子,用朴实的乡下妇女想法,用扎耳的乡下方言,把她觉得对的道理,揉烂了,掰碎了,一点一滴的教给我。

而我的父亲则恰恰相反,他啊,是个从不对我讲道理的人,我错了的话,不分青红皂白就是一顿收拾,每当这个时候,母亲就会过来拦着他,所以小时候我最喜欢的人也是母亲,我总觉得母亲才是真正心疼我的人。当然,后来我也逐渐明白:母爱如水,父爱如山。

有人说母亲是子女心中苦难的太阳,她极尽一个普通人的善良,点亮了沧桑岁月,亦极尽一个母亲的所能,温暖了子女心的心房。

我的母亲对我的爱是一些琐琐碎碎的事情串起来的。她像大多数母亲一样节衣缩食,尽自己所能让自己的子女过得好一点、体面一点。父亲给母亲的钱,母亲总是给我拿来买东西,小时候母亲给我买衣服、文具、课外书。那时候我不懂事,总想着怎么让母亲多给我买点好吃的还有玩具,有时候父亲呢,埋怨她不知道给自己买穿的、用的,而母亲总是笑笑,不说话。

我记得很清楚有一次开学时,父亲在外面打工,母亲没有钱为我交学费,要我先去学校报到,过几天再想办法,倔强的我就是不去学校。那是母亲惟一一次当着我的面哭,哭着打电话给父亲,骂他、让他去想办法。第二天,母亲带着我去交了学费。

后来我才知道,那个时候父亲在外面被人骗了钱,没钱寄回来。母亲呢,是去外婆家找外婆借的钱。

仔细想想,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懂事的呢,大概就是那次之后。我懂的了生活不易,父母更不易。

上了大学,每逢离开家的时候,我都想抱一抱我的母亲,可总是受困于自己是个男性或者说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的怪圈,一直没能给她一个温暖而有力的拥抱。

我想这或许是我们这个年龄段人群的通病吧,面对至亲,我们心中纵使无限爱意,但真要行动时却总是扭扭捏捏,碍于那层自以为很薄的脸皮,其实除了我们自己,哪有人会在意呢。有人说,能用文字描绘的感情实在太肤浅了,虽不敢断言,但想来还是有道理的。那些岁月里沉积下来的,那些从生活里一点一点酝酿的感情,光是写下几个字,怕是难言其万分之一。

古人云: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

我扪心自问:“报的尽吗?”

“报不尽。但下次见到母亲,我起码要给她一个久违的拥抱,我起码要让她感受到我并未走的太远。”

(摘自《湖北经大报》2018年第4期4版)


版权所有 2017 永利官网 www.55402.com 制作维护 鄂ICP备05003302号 地址:武昌雄楚大街918号 邮编:430074